山東高端裝備制造:挺起工業脊梁 鑄造“國之重器”

  新華財經濟南5月20日電(記者陳國峰)裝備制造業是基礎性、戰略性產業,高端裝備則是當之無愧的“國之重器”。裝備制造業大省山東在發起的新舊動能轉換攻勢中,將高端裝備作為承載動能轉換的十強產業之一,全力突破關鍵技術與核心部件,加速推動高端裝備創新發展,打造國內一流的制造業創新中心和高端裝備制造基地。山東的目標是,到2022年,高端裝備產業增加值力爭達到5300億元,占地區生產總值的5.3%。

  ——創新驅動裝備制造挺進高端

  拖拉機,給人的印象是體型笨重噪音大,雷沃重工股份有限公司研發設計的阿波斯拖拉機卻憑借出色外觀和性能斬獲2017年度德國“紅點獎”。坐在這款拖拉機駕駛室內,舒適度不亞于家用轎車,且用正常音量即可交流。

  走出去,整合全球創新資源為己所用,讓雷沃重工有了足夠底氣與國際農機裝備企業同臺競技。早在2012年,雷沃重工就在歐洲和日本設立了研發中心,面向全球搶占人才、技術制高點,公司產品成功進入全球市場,銷量和市場占有率穩步提升。阿波斯拖拉機正是由雷沃重工歐洲研發的,在海外市場十分搶手。

  近年來,山東裝備制造業的自主創新能力顯著提高。遍訪山東裝備制造領軍企業,創新是它們做大做強的不二秘籍。中集來福士堅持走自主創新發展之路,用10年時間實現了核心產品的自主設計、自主知識產權從0到100的突破,國產化率從不足10%提高到60%,躋身世界海工裝備的高端領域。

  威高集團每年拿出3000萬元,獲得中科院科研成果的優先選擇權。利用產學研平臺,威高聘請合作單位的院士、專家擔任顧問,組建了一支有100多位院士的顧問團。他們研發的心臟支架、骨科、血液凈化等高性能醫療設備打破國外壟斷,為老百姓累計減少醫療開支3000多億元。

  據了解,山東出臺一系列扶持辦法推進高端裝備制造業技術創新。例如,以首臺(套)技術裝備培育和保險補償為抓手,積極支持高端裝備研發創新和市場推廣,于2018年8月培育認定了97種產品,作為首臺(套)技術裝備及關鍵核心零部件,重點支持其拓市場、擴規模。

  為提升高端裝備制造業的自主創新能力,山東已擘畫路徑:到2022年,高端裝備制造業技術研發投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達到3%以上,重點骨干企業技術研發投入占比達到5%以上;建成10個以上高端裝備行業創新平臺,引進20家以上高水平研發機構,培育30家以上自主創新示范企業。到2025年,技術研發投入占比力爭達到3.5%,形成一大批國內領先、國際有影響力的自主技術、產品和品牌。

  ——布局“三核引領、一帶支撐”產業集群格局

  作為國內海工裝備產業的領軍企業,中集來福士自主研發建造的“藍鯨1號”代表了當今世界海洋鉆井平臺設計建造的最高水平,2017年在南海海域成功完成我國首次可燃冰試采,創造了可燃冰開采時間和產量2項世界紀錄。

  在山東省第一工業大市煙臺,以中集來福士為龍頭,集聚了一大批海工裝備制造企業,產業集聚度高、產業鏈條完整、協同創新與綜合配套能力強。相關數據顯示,近五年來,國內交付半潛鉆井平臺總量的80%出自煙臺。

  與煙臺相鄰的青島,軌道交通裝備產業也已經發展為具有全國乃至國際影響力的集群。從“和諧號”到“復興號”、從高速輪軌列車到高速磁浮列車、從走向全國到頻頻“出海”,青島牢牢占領著軌道交通裝備產業制高點。

  放眼山東,青島、煙臺、威海的海洋工程裝備與高技術船舶,濟南、青島的軌道交通裝備,濟南、棗莊的高檔數控機床,泰安的智能成套生產線以及濰坊的農機和動力裝備等已形成集群化趨勢。

  為避免出現高端裝備布局分散、重復建設和同質化競爭等問題,山東提出,到2022年,形成濟南、青島、煙臺三個產業核心區,產業規模占全省的60%以上。到2025年,沿膠濟和京滬鐵路沿線的城市,建成10個以上特色優勢產業集群(基地),形成一條特色鮮明、優勢突出、協同聯動的高端裝備產業帶。

  據山東省發改委介紹,山東著力構建的“三核引領、一帶支撐”高端裝備產業發展新格局正在形成: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新引進了三一重工、濰柴新能源等一批大項目,機器人、高檔數控機床基地建設正在推進;青島軌道交通裝備基地優勢進一步夯實,中車四方股份新發布了全球首款時速超過250公里的貨運動車組,在高速貨運列車方面實現了新突破;青島、煙臺、威海正積極推進海洋工程裝備基地建設,一批新項目加快實施;濰坊高端裝備產業園、VR虛擬現實設備產業園建設已啟動。

  ——智能制造加速應用新動能不斷涌現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vycaew.live/a/zb/20190620/5615.html